top of page

“农管”来了:不让种就是不让种


冒出来一个新词叫“农管”。


所谓“农管”,全称“农业综合执法大队”,是由原先农业部门中的种子、农药、兽医、渔业、农机等多科室人员整合而来,据说和城管、税务等部门一样需要统一着装。


有人说,“农管”的职责大致可以分为:

一、对农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调查审理、监督举报和投诉处理等。 二、负责把农业管理方面法律内容落实到位,对农业、畜牧、渔业等产业中的违法行为进行处罚和管理。 三、对农业中使用的种子、肥料、农药等物品进行检查,对违法案件予以处罚。 四、负责县政府和当地农业局的政策落实到基层。

这看起来似乎很正常。


但在实际操作中,却往往不是这一回事。


他们不是来“服务”的,而是来“管理”的。


比如,在江苏,强制要求个人不能将被子挂在院子里的绳子上或自己种的树上。房主说,如果被子和衣服晒了,直接会被强行带走销毁。




一些地方,“农管”刚成立不久,就开始对农民进行摸底了,谁家养了多少只鸡,多少只鸭,多少只鹅,多少条狗——某地为了改善村容村貌,竟派人捉走村民散养的鸡鸭。负责人说:“效果显著,但影响不好”。




黑龙江的一个网友说,他哥多年前就承包了几亩鱼塘,可是今年不一样了。执法人员去连续去了3次,就告诉他哥一件事:鱼塘周围不能种玉米、豆角。


至于为什么,原因只有一个,有碍观瞻。


他哥很奇怪,说在我自家的鱼塘周围种东西,种什么,你们还要管?而且,农业部门允许在农家菜园等地种农作物。


但执法人员说,这是两码事,不让种就是不让种。



好大的威风。


与当年的割资本主义尾巴相比,如何?


更离奇者,有的地方开始要求农民“持证上岗”。


有一个小视频,江苏常州的农民开着收割机正在收割稻子,2个身穿制服的人来到田里现场执法。最后认定,农民没有操作农机的资质,没有持证作业,当场被处罚。


有网友发布了一些当地农民考证的画面,考场就设在农田里面,主要是打药、犁地、割草等。据说要到专门机构去培训,考试不通过可缴费补考。




看来收费是重点。正如网上有人说——

某一天它们要教鱼游泳,要对鱼进行职业考试审核,然后交报名费工本费等等,给鱼办一张游泳资格证,否则就不许下水,违者罚款。

还有网友爆料,有的地方开始对村民收物业费了,按天计费,每人每天5分钱,每人每年计18元。人头是按户口本算的,管你是不是在外面打工。比如一个普通之家4口人,一年就要上缴72元。




72元看起来不贵,不过人们担心,今年他们每人征收18元,明年会不会36元,后年会不会72元呢?这完全有可能,你看当初新农合涨价就知道了,2006年的时候才交10元,到了2021年就涨到320元了,涨了32倍。




当然,收费只是表征。


真正令人担忧的是,这背后是权力的无限扩张,是个人权利的极度压缩——当你连在菜园种什么菜都取决于他人喜好、当你干农活都需要他人“指导”并持证,当有人仅仅觉得不好看就可以禁止农民散养家禽……你想想,你还能后退到哪里?生活中还有多少事情是你自己可以决定的?


这样下去,会不会有一天,你不能决定自己穿什么衣服可以出门,不能决定自己的发型……不敢再想象下去了。

33 次查看0 則留言

ความคิดเห็น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