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善惡抉擇:戈爾巴喬夫與基辛格



圖為1987年12月8日,美國總統裡根與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在華盛頓峰會上簽署了一項削減美國和蘇聯中程和短程核武器的條約。


1980年代最偉大的關鍵時刻是美蘇兩強終於達成限制核武的談判,當時的美國總統是裡根,蘇聯的領導人是戈爾巴喬夫,他們兩人在“trust but verify相信但是查證”的高度相互信任的基礎下,為人類解除了瘋狂毀滅性核戰(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 nuclear war)的引信。


俄羅斯中央臨床醫院發聲明指出,前蘇聯最後一位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因“長期的病痛”於8月30日晚間逝世,享壽91歲。戈爾巴喬夫執政期間,終結冷戰的同時他堅持不用武力,避免了流血衝突,結果導致共產主義和蘇聯垮台,讓全球跨出自由的新紀元。


他任內推動“開放政策”(glasnost)和政治與經濟上的重建改革(perestroika)。是極為艱難的任務,經過半世紀共產主義肆虐的蘇聯,改革開放根本如同“夏蟲語冰”,格格不入。雖然1990年3月,戈爾巴喬夫贏得選舉,成為第一位也是最後一位蘇聯總統,並於同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但是1991年12月25日,戈爾巴喬夫黯然宣布辭職。當年他決定辭職前夕與夫人蕾莎在家中聆聽“馬勒第五號交響曲”,在傷感的樂音下做了決定。


戈爾巴喬夫是個“知其不可而為之”的理想家,他的“開放政策”允許人們有言論自由,對黨和國家進行過去所無法想像的批判,“成就”是鼓勵波羅地海國家拉脫維亞、立陶宛、愛沙尼亞和其他地區爭取獨立的民族主義者。這些支持民主的示威活動激發了蘇聯15個共和國走向自治,導致蘇聯在兩年內解體。戈爾巴喬夫面對蘇聯解體,他選擇不動用武力鎮壓。這是極具人道主義高度的政治決定,也是上個世紀末的善良人性光輝。


戈爾巴喬夫推動改革引發的動盪,源起於改革之後的生活水準驟降是民主化過程必然要付出的沉痛代價。前蘇聯自由派經濟學家格林伯格(Ruslan Grinberg)於6月30日赴醫院探視戈爾巴喬夫後對俄羅斯國防部《紅星新聞》(Zvezda news service)直言:“他給了我們所有人自由,但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這是歷史令人無奈的一個註解。


戈爾巴喬夫掌權期間跟美國達成削減戰略核武器的協議,並與西方世界合作,推倒自二戰以來的“柏林圍牆”,促進德國統一。這樣的大時代人物堪稱英豪。他們的勇氣與智慧加上不凡的抉擇,改變世界的歴史,影響深遠,也令人懷念。


不過大時代並非只有出英豪,也出奸雄,同樣呼風喚雨,也造成世局巨變,只是方向是往邪惡傾斜。


根據美國之音的報導,現年99歲、前美國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季辛吉)說,當今地緣政治需要“尼克森的彈性”(Nixonian flexibility),以幫助化解美國和中國之間以及俄羅斯與歐洲其他地區之間的衝突。這種說法其實是把沒有原則,甚至沒有道德,拿錢當幫兇的惡行當成“理所當然”。


基辛格批評拜登總統應該警惕別讓國內政治干擾了“理解中國永久存在的重要性”(the importance of understanding the permanence of China)。讓一個邪惡的政權“永久存長”,這樣的企圖就是“魔鬼代言人”了,竟敢“理不直氣壯”講謬論,還有人幫忙傳播,看來美國媒體被“中共病毒”入侵也很嚴重。


基辛格7月19日在約約接受彭博新聞社採訪時說:“拜登和前幾屆政府受美國國內對中國觀點的影響太大。”他說,“防止中國或任何其他國家的霸權很重要。”但是“這不是可以通過無休止對抗來實現的”。真是瞎扯。


基辛格之前曾表示,美國和中國之間日益敵對關係可能會引發一場全球性的“可與第一次世界大戰相比的災難”。他還幫中共恐嚇人。


他將中共多年來的做惡多端,全部做了“華麗的轉身”,將暴行美化成了“霸權”兩字,將美國的為世界公義的努力曲解成“政策錯誤”,而且怪罪總統拜登上任後,沒有在白宮接見他,聽從他的指示。他真無恥。


相比同一個時代堀起的政治人物,戈爾巴喬夫顯得是高風亮節的君子。基辛格則是專發別人“國難財”的勢利無品小人。他多年來論述要協助中國發展經濟,以促成中國走向民主。現在看來是一場騙局,可是基辛格居然厚顏無恥還敢出來說三道四,古話說:“及其老也戒之在得”說的正是這種“老而不死是為賊”的惡棍。


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敬一最近在臉書上評論,說道:“基辛格的論述已經提出近50年了,事實證明,中國不但沒有走向民主,反而是更極權專制。在此同時,基辛格還是在用閃礫的言詞繼續胡說八道、繼續當說客掮商、繼續賺錢、繼續看新疆與香港人民的失去民主自由、繼續做個不要臉的紅頂商人。他幾十年來,一直在探索18層地獄的地下樓。我希望,他能在適當的地方experience his next phase。拉圾,總是該有個歸宿。”說得淋漓盡致,一刀砍,不虛發,大快人心。


看到哲人日遠,好人不長命;又看到瓦釜雷鳴,惡人活過百。是很挫折的事。覺悟是,屢敗屢戰,再接再厲,失望而不絕望,堅信善良永存。


戈爾巴喬夫成為善的典範,而基辛格則是惡的警惕。善惡抉擇就在一念之間。

9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