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帝國的黃昏:中共財政崩潰的路徑

一一解剖中共(4)



(一)空前絕後的官民比


湖南湘西永順縣人口只有49萬,國家公職人員(吃皇糧)竟然有1.2萬人,官民比高達1:40 !這還是兩年前的數據,現在只會更高。由千中共實行的是“大一統”的黨國體制,全國各地的官制情況大體一樣,永順縣的官民比也就代表著全國的官民比。


根據相關歷史資料,中國歷史上的官民比大體情況是:西漢為1:7945, 唐朝為1:2927, 元朝為1:2613, 明朝為1:2299, 到了清朝已達1:911, 也就是說,在清朝每911個百姓就要承擔供養一位官員,民間負擔已經相當沉重。可是到了今天的中共國,官民比竟然達到匪夷所思的1:40的歷史極限!


即使這樣,這個官民比的數據仍是保守的,因為另一組統計顯示,中共國吃財政飯(編制內)的人員總數高達7000多萬!按14億人口計算,官民比高達1 :20, 按8億人口計算,更是達到1:11.4! 如此高的官民比,在古今中外的歷史上都是空前絕後的。


(二) 寄生性財政


一個國家的財政一旦淪為以供養官僚體係為主的地步,它就是寄生性財政,即俗話說的“吃飯財政”。寄生性財政是中共專制制度的特有產物:一是因為中共的官本位制,決定了國庫必然向官僚體系傾斜;二是由於中共要領導一切的獨裁本性,決定了對社會全覆蓋監控的成本要由財政來負擔。因此,在寄生性財政體制下,政府財政所具備的促進經濟發展和提供全社會福利保障(如養老)這兩大功能,就會大大弱化甚至癱瘓,整個財政系統就陷入“自我汲取"的惡性循環。


所謂“自我汲取”的惡性循環,其基本特徵表現在財政收支兩條線上就是:每年財政為供養龐大的寄生階層和承擔各種管控成本而造成巨大的支出缺口(財政赤字),為彌補上年的支出缺口,政府要增加財政收入就會加大徵稅力度,從而加重對經濟的盤剝,並引起廣泛的民怨;為了壓制民怨,就要大幅增加'維穩'力量和經費投入,這又反過來繼續擴大支出缺口;為緩解不斷加重的財政負擔,又倒逼政府進一步加大對全社會的壓梓,從而激起民眾更強烈的反抗;為維持政權穩定,政府再次增加'維穩'投入,進而不斷循環擴大財政支出的缺口……·顯而易見,財政缺口本身就成了繼續擴大財政缺口的動力!


財政擴張性失控的衝動,就是通過這種連環推進的方式不斷循環下去。這種惡性循環一旦開啟,其強大的慣性就會推著它沿著自我反饋的機制所形成的固有軌道向前運行,沒有任何辦法能讓它停下來,它將一直運行到整個財政系統的崩潰為止。


(三)什麼是財政崩潰


無論是什麼樣的體制,在一國政府中,財政都處千樞紐位置。它以收支預算的方式(中共國需要人大的象徵性批准),一方面承擔著政府每年要收多少錢和怎麼收(稅費等)的職能,另一方面又肩負著政府每年要花多少錢和怎麼花(支出)的責任。這兩方面都涉及到政府持續運轉的能力和保障。無論是國防、外交、醫療、教育、社會福利、以及整個官僚體系和公務員系統,其正常運轉都依賴千財政保障,小到個人工資福利,大到國家治理,無不與財政收支狀況息息相關。尤其是財政如何花錢、按多大規模花錢的職能,對政府各部門形成嚴格的剛性約束。因此,在政府的所有剛性約束中,財政約束是最重要、最具決定性的約束。它不僅決定著軍費,更決定著每個政府職員的錢包和福利。


所謂“財政崩潰”的含義是:財政收入來源枯竭,入不敷出,政府稅收連續三年負增長,經濟向財政供血的機制已毀壞,財政供養和社會保障的功能已癱瘓,財政的上述兩大職能已無法履行一一錢收不上來,又無錢可花!用白話來說,就是政府的錢袋子空了,去借、去搶都搞不到錢了。


(四) 中共的財源已經枯竭


中共財政收入的主要來源包括四大類:A、稅收,B、國債收入,C、國有資產收入,D、政府收費(各種使用費、規費、罰款等)。我們分項簡析:


A、稅收。這是中共財政收入的最大來源,佔比也最大。根據中共己公開的數據(注:中共的數據造假聞名遐邇,但由於中共國是一個大黑箱,很難找到真實數據,我們只能質疑性地參照中共的數據),從2019年開始政府稅收出現大幅下滑的拐點,從上年的+8.3%暴跌至+1%, 到2020年,政府稅收首次出現-2.3%的負增長,十分詭異的是,到了2021年,政府稅收竟然跳躍式濺升到+11.9%,從2020年的15.43萬億增加到17.27萬億,增加了近2萬億!官方的解釋是疫情后的恢復性增長,但這是違背常理的,如此高的速度哪裡是“恢復性增長”?簡直就是火箭式上沖,哄鬼啊!這起明顯的數據造假,是想掩蓋稅收繼續負增長的真相,按照經濟慣性,2021年的負增長應該比2020的負增長數據還要難看。眾所周知,習近平從去年到今年實施的“動態清零”,對經濟的毀滅性打擊比2020年還要嚴重許多倍。可以斷言,2022年的財政稅收鐵定負增長,而且負增長的幅度一定在兩位數以上。中共財政稅收連續三年負增長,已成定局。


B、國債收入。中共發行國債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彌補財政赤字,當稅錢的增收不足以填補財政缺口時,發行國債就成了重要工具。中共自1981年1月恢復發行國債以來,四十年間國債存量逐年走高,特別是從2012年到2020年八年間,中共國債規模暴漲900% ! 2020年,中共發行的政府債券(包含中央國債和地方政府債)達到驚人的13.46萬億,同比昂增60.8%, 2021年繼續加碼發行14.2萬億。

特別令人恐怖的是,中共大多數地方政府(縣本級財政)早已是資不抵債的破產狀態,卻還在拼命發債。截止2021年末,全國地方政府債券餘額已達30.31萬億。最要命的是,這30.31萬億還僅僅是表觀債務,還有大量無法統計的表外(隱形)債務,地方政府的債務窟窘究竟有多大,天知道!在正常國家,發債是有限度的,一旦發債超過政府的償還能力,政府就要破產。中共的政府債務早已失控,發債的空間已經用盡,中共不讓地方政府破產,就是把危機掩蓋起來,留待未來總爆發。


C、國有資產收入。截止2021年底,中共國企(含央企和地方國企)總資產已高達259.3萬億,高居全球第一。在一國經濟中,國企所佔比重是衡量對民間社會壓迫的反向指標,國企越強大,民企越艱難。在正常情況下,國企經營及收益應該是政府財政的補充財源,國企每年產生的利潤要上繳國家財政。但在中共統治下,整個國企系統已被大大小小的紅色權貴家族瓜分完畢,如江澤民家族的通信、曾慶紅家族的石油、李鵬家族的水電、習近平家族的醫療,等等。國企性質已經變質為紅色權貴的私企。所以每個行業的國企每年的財報都千方百計做假賬,明明是昂利行業卻要做成微利、不盈利、甚至虧損(如三桶油、高速公路),以盡量少繳、不繳利潤,甚至還要拿國家財政補貼!按照財政部的數據,2021年全國國企系統應上繳財政的稅費總額為5.356萬億,最終實繳了多少兌現了多少,不得而知,而財政向國企補貼了多少,更是一筆黑賬。中共國企不僅助力不了財政,而且還在從財政抽血。


D、政府收費。政府收費歷來就是一本黑賬,在每一年的人大預決算報告中根本看不到這項收入的詳細賬單。我們只知道中共政府的苛捐雜費多如牛毛政府網站有一項數據顯示:為“減輕”百姓負擔,從2013年以來,中央層面取消各項收費496項,地方取消收費600項,兩者相加1096項,估計只佔整個收費項目的10%都不到,可見政府收費項目多如天上繁星。罰款是政府收費中最見不得人的賬單, 曾有信息透露,東北某高速地段的一個攝像頭拍超速違章,一年創收2500萬元!不難想像,政府收費每年上繳財政的是多麼龐大的數字。這類項目本質上就是對民間社會的嚴厲盤剝,民眾不僅承擔著世界最沉重的稅收,還要忍受成千上萬的苟捐雜費的殘酷壓椋。尤其是自2019年以來,隨著中共財政入不敷出,中共將許多執法權下沉基層(如交警、城管、街道辦),讓基層自己創收。於是基層酷吏們玩了命的四處搜刮民眾,黎民百姓苦不堪言。然而,竭澤而漁總有盡頭,當民脂民膏搜被刮殆儘後,中共財政的輸血管道就斷流了。


(五) 中共的財政崩潰已經到來


從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習近平強推“動態清零”的胡作非為,給予中共經濟尤其是全國的龍頭一一長三角經濟以致命一擊!本來已經虛弱不堪的中共經濟遭此重擊,立刻進入奄奄一息的垂亡狀態,從而加速財政崩潰的到來:


1 、地方財政斷崖式愚跌。 2022年1~5月財政收入前十強省份中,全部負增長,其中廣東下跌-13.40%,江蘇下跌-17.60%,上海下跌-16.80%。這些都是中共國最福裕的省區。前十強以外的省區更糟。另一份統計數據《4月份主要城市財政收入降幅榜》中,深圳下降44.28%,蘇州下降49 .64%,天津51.92%,這些富裕城市均達到腰斬。


2、中央財政自身難保。財政部的數據顯示,1~5月全國—般公共預算收入8.674萬億,按自然口徑計算下降-10.1%;而5月份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按自然口徑計算則下降驚人的-32.5% !像中央一級財政,下降一個百分點就是龐大的缺口,更何況是兩位數的下降。中央財政已經口袋空空,它通過“轉移支付”調濟各地方財政的基本功能已癱瘓了,也就是說,中央財政想替資不抵債的地方政府兜底已兜不了。


3、為填補中央和地方的財政窟醒,只剩最後一條路一一印鈔!地方政府沒有印鈔權,它不能靠印鈔填窟瞳,但地方政府維繫著社會穩定,它可以藉此脅迫中央救濟。在其它所有輸血管道都堵塞的情況下,中央財政只能靠印鈔(超發貨幣)來四處堵漏。但是,印鈔是飲鴉止渴,大規模印鈔雖然會推延債務危機爆發,但它會導致惡性通貨膨脹,並造成貨幣急劇貶值,最終走向“委內瑞拉化”,因而這是一條絕路。


(六) 財政崩潰的後繼效應


一個政府就像一列運行中的火車,當動力(財政)強勁時,火車的運行是輕決而順暢的,問題都被前進的速度所掩蓋。當火車失去動力時,它自身的重量就會變為沈重的包袱,更別說它承載的貨物。所以,一國政府無論它多麼強大牛逼,財政狀況就是它的命脈,決定著它的氣數。一旦財政收入枯竭,再也無法彌補不斷膨脹的財政赤字時,財政赤字就要失控,這種失控必然導致財政的剛性約束失效,剛性約束一失效,財政崩潰就到來,而財政崩潰的直接後果就是政府面監停擺甚至解體,整個社會將陷入全面失序的狀態,從而觸發一個不可逆的多米諾骨牌效應。


隨著中共財政崩潰的洪水洶湧而來,危機的水位會越張越高。在中共統治集團眼裡,中層以下都是防洪沙袋,廣大民眾都是可以任意犧牲的代價。


所以,從最低層的黎民百姓開始,中共一層層地拼命搜刮民眾膏血和各種資源以保趙家政權。目前的危機水位已淹到中共的基層組織腳下了,於是就出現各地公務員大幅降薪和清理村支書的不義之財的“烹狗”模式。當趙家主人斷糧沒吃的了,就要烹殺走狗為食。兩千多年的王朝輪迴無不如此。隨著危機水位的進一步上漲,很快就要淹到中層官僚和中產階層的腳下,水位越逼近上層,後面的掠奪越血腥。


由於中共損人利己的本性,它總是以損害別人的利益來滿足自身的需要,當危機來臨時,為保政權,除統治集團以外的任何階層和個體,都會按底層-基層-中層的順序依次輪為犧牲品。到最後,所有向中共統治集團供血的階層都犧牲完了,整個社會的潰敗就轉化為大動盪所導致的社會革命一一我們從中可以清晰地看到,這個邪惡的政權正在經歷從下而上逐層瓦解的路徑。


毫無疑間,財政崩潰對中共統治根基的損害是毀滅性的,它將各種危機匯聚到同一時點爆發,從而給予這個風雨飄搖的帝國以最後致命的一擊!


一一量子躍遷寫於2022.7.8

928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