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紅黃碼:元宇宙遊戲的盡頭

已更新:2022年8月11日


今天,你“涉黃”了嗎?


一直以為,紅碼黃碼只是一個傳說。


今天,確確實實“涉黃”了。


不是一個人,公司竟然有一大半人中了招。

微信群裡一看,是整棟樓都“涉黃”了。


個別沒有“涉黃”的,因為他們很長時間沒做核酸。


這也很搞笑,努力做核酸的“涉黃”機率越高。


為什麼“涉黃”呢?


原因不知道,沒有收到提示。


這三年經常被封,有時候一封還是一個月。


但被賦黃碼,還是第一次。


莫名還有點小開心和小激動,趕緊先截了個屏保存。


公司的同事把手機集中在一起,還擺了一個造型。


幸好有一些頭腦清醒的同事提醒:


別玩了,趕緊要去黃碼核酸點檢測,不知道有多少人排隊呢?



“黃碼加身”的可怕


慌不擇路,幾經周折,找到最近的黃碼核酸檢測點。

此時排隊做核酸的人,已經看不到盡頭。


看來還不只我們這一棟樓,說不定是整個片區。


我們算行動比較快的,還有更多人在匆匆趕來。


然後就是排啊排,從白天排到黑夜,從黃昏排到月上中天。


幸好有一些頭腦清醒的同事提醒:


別玩了,趕緊要去黃碼核酸點檢測,不知道有多少人排隊呢?


一開始還互相打趣,用手機拍拍月亮。


排了兩三個小時後,就又渴又累了。


戾氣上升,無心賞月,更多人開始發牢騷:


1、讓這麼多人擠在一起,沒有病也會擠出病來啊;


2、是啊,沒有黃碼,也會擠出一堆黃碼出來啊;


3、這麼多人就兩個醫生,你們街道辦能負點責任嗎;


4、別插隊,你有急事找那穿紅馬褂的管理員去;


5、能不能來點水啊,快渴死了;


6、老子哪裡都沒去,你無緣無故給我一個黃碼;


…………


越是到後面,越是備受煎熬。


幸運的是我們還是排在前面,後面烏泱泱的不知道還有多少人。


熬到核酸檢測完畢後,已經快十點半了。


幾個同事又困又累,商量下一步動作?


公司大樓已經不讓回,住的小區也不讓進。


怎麼辦,只能睡大街了嗎?


不管怎麼樣,先得吃一口飯吧。


然而在飯店門口,硬是被攔了下來。


黃碼不能進來,你們去別的地方吧。


…………


沒地方睡覺,沒地方吃飯。


沒有被賦過黃碼,你不知道黃碼的可怕。


沒有經歷過黃碼,沒辦法理解無家可歸。


一開始的小激動,現在想著如何打發這個夜晚。


想想被賦紅碼的無辜者,那是活生生被關過監獄。



奇怪的事出現了:綠變黃


個人經歷就不煽情了,反正現在還活著,感謝天感謝地。


不管怎麼樣,這也是為了防疫,可以理解。


但有些神奇的事情也出現了,就有些令人難以理解。


認真排隊的有些人,竟然“綠變黃”了。


沒有做任何事情,排著排著就“綠變黃”了。


一開始在排隊的時候就听說了,以為只是謠言。


後來朋友圈裡看到越來越多的例子,才知道這並非個別現象。


以下是排在後面的一個朋友活生生的經歷:


案例1:相信深圳速度,排隊排一半,它綠了!




上面是第一天的事情,接著幾天“荒唐”的事情繼續出現。


案例2:又綠了,玩呢?




案例3:突然變黃碼了,不\~要\~慌,啥也不用做,等等再刷,它會變綠的,這是第二次了。


看來,這位朋友已經有經驗了。





這僅僅是一個人的朋友圈,就出現多起“綠變黃”的案例。


可見這種“綠變黃”的遊戲,絕不僅僅是個案。


我們這麼認真配合防疫政策,就是這樣玩我們的?


本以為防疫大老爺是個一本正經的人,沒想到卻這麼“調皮”。


請別玩了,你要知道這一個黃碼下去。


有多少人餓著肚子露宿街頭?


有多少人冒著危險翻越柵欄?


有多少人第二天沒有辦法正常工作?


有多少小老闆糾結是否關閉公司?


……


就算沒有這些麻煩,也要在烈日炎炎下排隊做核酸。


總得透明公開地公佈規則吧,總得有一套大家可以接受的程序。


想讓你黃你就“涉黃”,想讓你綠你就“戴綠”。如果要問,就說你有可能與密接者接觸。這簡直是一個萬能理由,沒有任何破綻。身處一個2000萬人的城市,你敢說沒有與密接者接觸?


好的,那為什麼又突然“黃變綠”了?是不是因為黃碼太多,核酸檢測不過來?


請回答,請回答,請回答?為什麼會“綠變黃”?別躲在程序的後面,站上前台給句真話。沒有製度、沒有法律,沒有緣由,沒有根據,沒有邏輯,事後也沒有解釋。


就是這麼“有趣”,就是這樣“兒戲”。


突然想起了“元宇宙遊戲”


突然覺得,這“紅黃碼”不就是一個“元宇宙遊戲”嗎?


1、虛實結合,將現實與虛擬融為一體。


2、虛擬世界不再是附庸,它還可以反過來控制現實世界。


這不就是“元宇宙遊戲”最核心的特徵嗎?


一個來自虛擬世界的“黃碼”,讓一個現實世界的人“如坐針氈”。


一個來自元宇宙的“紅碼”,讓一群現實世界的人“劃地為牢”。


這是什麼樣的“高級魔法”,這是什麼樣的“沉浸體驗”,這是什麼樣的“虛實共生”。





你玩過無數遊戲,還有比這種玩法更讓人興奮的嗎?


無論買了什麼道具,也比不上操縱現實世界的人有趣。


而且你還不用花錢,這現實世界的人間接給你發工資。


一個黃碼下去,竟然還帶著一種拯救世人的道德感。


財富與信仰共存,還實現了創作者經濟。這可是最高級的元宇宙遊戲。


這樣的遊戲,你上癮不上癮?


如果我是一個產品經理,一定會優化這個“元宇宙遊戲”,迭代出更多“高級設置”:


粉碼:48小時內,你可以出去和異性約會。


藍碼:你不能呆在陸地上,海洋和藍天任你遨遊。


褐碼:今天你排出的CO₂,需要交碳排放費。


橙碼:你失去了購買外賣資格,誰賣你外賣就封了這家店。


黑碼:可以安心地拔管了,24小時內不會罰款。


…………


多酷的元宇宙遊戲,256種顏色,可以讓你玩上一輩子。


這一刻,我看到了“元宇宙遊戲”的盡頭。


花了這麼長時間來研究區塊鏈技術、DeFi、DAO、Web3.0、NFT以及集大成者“元宇宙”,還以為打開了一個新世界。可體驗了“紅黃碼”的玩法後,已經明白“元宇宙遊戲”的終極命運。


再花樣百出的玩法,再絲滑又人性的算法,再牛逼哄哄的MR設備,怎麼抵得上這樣“人玩人”的遊戲呢?


就算你半夜逃出城中村,我一個黃碼,你們不都一個個乖乖的滾回來。


想逃出我的手掌心,哈哈,沒門。


無須司法介入,即可限制自由。


無須程序審核,即可動用權限。


無須議程解釋,即可模糊處理。


而且,全社會都必須配合。





你躲在系統背後,像開了上帝之眼,成為了更高級的文明,可以肆意遙控人間。


當年的互聯網出現的時候,很多人也以為自己海闊天空可以徹底放飛了,人類文明進入一個新時代,可今天你已經看到了結果,它不過是元宇宙1.0罷了。



主啊,請賜我一個“黑碼”吧


回頭看一下“綠變黃”歷史,回溯下歷史緣由。


鄭州“賦紅碼”這麼恐怖的遊戲操作,最後蜻蜓點水一帶而過。


當時就有人質疑若不重罰後患無窮,一定會出現更多玩法。


很多用戶甚至還在懷疑,系統是默認讓這種BUG存在的。


所以,鄭州“賦紅碼”才會再次發生。而現在,竟然都懶得去追究了。





那麼,“黃變綠”這樣的低權限的小操作,自然會越來越多。


沒什麼操作風險,安全又刺激,誰玩都會上癮。


“紅黃碼”這個元宇宙遊戲,會持續到什麼時候?


有沒有可能,它最終定格為圖騰,成為生活的一部分呢?


這麼好用的Web大數據,是有可能會被持續利用的。


今天,還有人有能力質疑紅黃碼的操作。


如果過了三年、十年、五十年呢?


我們做一個科幻的設定(別當真):


那個時候的紅黃碼,可能成為一種鐵律,一種準則,一種思維烙印


沒有人再去懷疑這後面的操作,每個人自然去響應它的設定。


就算已經熬不下去了,想離開這人間,但還得祈求:


主啊,請賜我一個黑碼吧。


只有獲得黑碼,你才有資格嚥下最後一口氣。


收到黑碼後感激涕零,跪下,謝主隆恩。


注:文章來源於微信公眾號“量子學派”, 原文已被屏蔽

2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